首页 >> 最新文章

民工荒越闹越凶劳动力供给显刘易斯拐点丹妮米洛

发布时间:2019-10-16 16:56:36 来源:将军娱乐网

2月27日电  又到了每年企业招工的忙碌时节。近年来随着“民工荒”问题的凸现,对很多企业来说,每年的这个时候最为焦虑。有专家表示,随着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被城市吸收殆尽,我国劳动力供给已经出现了“刘易斯拐点”。为了掌握对企业的用工状况,本报记者专门调查了8家企业,分别对企业工人收入、工资涨幅、流动率、福利状况、男女比例、地域构成、年龄比例、用工预期等方面进行采访,希望从中勾勒出当前企业用工的基本情况,我们将在未来五年保持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和调查。

“我们这几年的一些员工是通过‘老乡带老乡’的方式来的,老员工干得好了,他从家乡带小老乡来公司一起干。”杭州邦达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震说。同样,杭州飞鹰船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熊樟法也说,今年春节他们将招收100多名工人,但是和常规招聘渠道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去劳动力市场招人,而是通过老员工介绍的渠道找到合适的员工。

对此,这两家公司给出的理由相当一致,现在要找到好员工难度越来越大,而通过“老乡带老乡”方式,却是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在招聘方式转变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事实:企业要找到好员工的机会和渠道正在减少,企业招工“焦虑症”正在节后蔓延。

昨天记者在杭州市外来劳动力服务市场里看到,橱窗上贴着的招聘信息都打着“急招”字样:急招拖拉机驾驶员、急招大灶厨师、急招营业员……这些岗位对应聘者的学历要求都不高,多数只要求初中毕业。从统计数据来看,需求量最大的是力工,也就是普通劳动力,不需要有很高的劳动技能,经过简单培训就能上岗,需求量达到3194人次。

近两年以来,春节之后用工难、招工难似乎正在成为企业主的“难言之隐”。对此有经济学专家这样表示,我国劳动力供给高峰即将结束,“刘易斯拐点”已经开始出现,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

“刘易斯拐点”开始显现

根据经济学理论,“刘易斯拐点”将发生在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二元经济格局,由于农业人口众多,农村劳动力持续大规模地向城市非农产业转移,同时劳动力成本保持相对低廉;等到非农产业的发展把农业剩余劳动力吸收殆尽,二元经济就会逐步变成一体化的和均衡的现代经济;剩余劳动力被吸收完的这个时点,被称为“刘易斯拐点”。

“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人口出生率的下调,我国劳动力供给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对此,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特约研究员、浙江树人大学副校长、中国服务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郑吉昌教授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郑吉昌认为,我国劳动力供给结构确实正在面临一个拐点,尤其是随着前几年高等教育的扩招,使我国提早进入到了“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在当前“二本”线以下的高校毕业生,在扩招以前都是以高中生身份进入就业,成为技术产业工人的,但是在高校扩招之后,他们的就业诉求发生了变化,技术工人不会成为这些高校毕业生的选择。

由于就业观念没有改变,使得整个社会的劳动力供给出现了结构性变化,一方面是大学生工作难找,另一方面却出现产业技术工人招工难的问题,而这必将导致工人工资的提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目前我国劳动力短缺还是一个地域性、部门性和技能性短缺,是劳动力供给的结构性变化,按照经济学理论,这恰恰是“刘易斯拐点”出现的前兆。

工资有望进入一个上涨通道

“‘十一五’期间,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出现,劳动力收入有望得到快速提高。”郑吉昌说。他认为,在“刘易斯拐点”之前,工人收入增长速度远远赶不上GDP和财政收入增长速度,而随着“刘易斯拐点”初现端倪,工人收入将进入一个快速的增长期。

这在很多企业已经得到了体现。据熊樟法介绍,飞鹰公司的熟练技术工人,在这个春节之后的月工资基本上能从2800多元增加到3000多元。“2006年集团加过一次工资,比例约提高了10%左右。”大安控股集团董事长王大安介绍,基层员工工资收入在1200元/月,公司是按件计酬的,有些基层员工的月薪能达到2000元左右。

同样,据杭州三替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陶晓莺介绍,该公司的钟点家政工报酬也出现了节节攀升的情况,以小时计报酬算,最早时家政服务费为8元,员工得7元;后来调价至每小时10元,员工得8元;而到2006年初,再次调价后每小时12元,员工得10元,前后上涨了近50%。据杭州纸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郑丽萍介绍,该公司员工薪酬每年都有一定幅度上涨,增幅约10%-20%。

除了在薪酬方面保证一定幅度的增长之外,在福利方面,各家企业也尽量保证让员工满意。据记者抽样调查近十家公司情况来看,除了交纳“三金”,公司自办食堂提供伙食、带薪免费培训、不定期进行技能培训、免费提供宿舍等等,都成为企业吸引员工的有效“法宝”。就像孙震所说的:“每年过年时,我们公司向所有员工提供免费车票,夏天时发放各种解暑药品。”在这些人性化用工的背后,的确也隐隐出现了“刘易斯拐点”的身影。

减少员工流动性是企业家的责任

“我们希望工人的年龄在30-40岁之间。”熊樟法说。在他的眼里,30岁的员工很毛糙,不会安心工作,而对于公司来说,员工的稳定性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在“刘易斯拐点”若隐若现的情况下,员工流动性虽然较之以往已经大大下降,但是对于企业来说,却逐渐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硬伤”,因为现在要找到好的员工,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杭州明朗时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缪明文介绍,他们公司每年的人员流动率为20%-30%,大大破坏了队伍的稳定性,尤其是在用工紧张时期,对生产会造成很大影响。王大安也说,从近几年看,公司每年的员工流动性都较强,每年都要流失一些人,比例约10%左右。

“希望员工有一点吃苦精神。”孙震说。据了解,邦达物流公司有一个规矩,员工要服务满三年,公司就给交纳养老保险金,其主要原因就是因员工流动性太强,劳动力用工市场呈现一种不健康的状态。“有时招来一个员工,没干几天就走了,我们希望员工能安心在公司工作,有责任感。”

郑吉昌表示,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出现,企业利润的分配方式也将发生变化,员工对福利的要求也会日益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企业家不及时面对这个变化的话,员工流动性将成为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根“绊脚绳”,也将成为企业家的“焦虑症”之一,确实应该引起企业家的重视。(作者:梁世燕、金雄伟、纪红霞、陈勇、李颀拯)

LED投光灯

吉塞拉樱桃苗

一体化泵站

水陆两用挖掘机出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