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文章

中国经济冷耶热耶胀耶缩耶池州

发布时间:2019-10-09 14:31:48 来源:将军娱乐网

中国经济:冷耶?热耶?胀耶?缩耶?从春夏到秋冬,除非典那段时间外,人们一直在争论着。现在年终将近,轮廓初步显现---

经济增长:全年GDP增长率约在8.5%左右,比前几年的7%到8%有所上升,但低于25年来9.4%的平均增速,对此有人说“不冷不热”。

物价水平:据估计,全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1%左右,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既摆脱了通缩压力,又没有产生通胀情况”,可谓“不胀不缩”。

诚然,“不冷不热”、“不胀不缩”是宏观调控者追求的理想目标。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进一步深入分析,就会发现,在“不冷不热”“不胀不缩”的表象下面,却是泾渭分明的“且冷且热”、“且胀且缩”。更值得深思的是,在这“冷热胀缩”的背后,潜藏着的是当今中国社会利益关系的纠葛和体制性矛盾的阻遏。它呼唤着必须用新的改革观推进改革。

“三高三低”和“四缩四胀”并存

先来看与“冷热”有关的格局,明显地有“三高”“三低”。一是投资增幅高,前三季度全社会投资增长30.5%,是1995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二是出口增幅高,前10个月外贸出口增长32.8%,大大超过预期;三是工业增幅高,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完成增加值增长16.5%,为1995年以来最高增长水平。与“三高”呈鲜明对照的是“三低”:一是就业率低,据估计,全年城镇登记失业率将达4.5%,就业率进一步下降。另据有关部门估计,如果将农村的实际失业人员、城镇没有进入统计口径的下岗人员和长期在城里生活但没有找到工作的农民工都计算在内,全国目前的实际失业率还要高;二是收入增幅低,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9%,明显低于去年同期的增幅,特别是农民收入增长过低,前三季度农民现金收入实际仅增长3.8%,使本已较低的增长率又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5个百分点;三是居民消费增长率低,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增长8.6%,如果再考虑服务性项目和自给性项目,前三季度全社会最终消费需求仅增长7.2%,低于改革开放以来的平均水平。

再来看与“胀缩”有关的格局,明显地存在“四缩”、“四胀”。从有关宏观研究部门提供的报告看,有四个部门存在着通缩的状况:一是“衣”;二是“食”;三是“用”;四是“通”,近几年来价格水平均呈连续下降趋势。另有四个部门呈现着通胀的状况:一是“教”;二是“医”;三是“住”;四是“某些公用事业”,近几年来价格水平连续上涨,有的部门价格上涨幅度达百分之十几。

用新的改革观推进改革

透过上述“三高”、“三低”和“四胀”、“四缩”,可以发现哪些深层次的矛盾呢?针对这些矛盾,应该如何调整和改革呢?

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三点:

第一,从经济发展的指导理念看,要切实转到“以人为本,全面发展”的轨道上来。从今年我国的宏观经济运行看,与物质财富增长有关的指标,如投资、工业生产等增幅较快,而与人自身发展有关的“民生性”指标,如就业、收入、消费等增幅较慢,出现了经济发展本身的不平衡和不协调,这是传统的发展观惯性运作的结果。长期以来,在我国的经济发展中,对于发展的丰富内涵把握不够全面,存在一种片面的认识,即把发展问题简单等同于经济增长,进而又把经济增长局限于生产、投资等几个指标,客观上存在一种“为增长而增长”,“为生产而生产”的现象,缺乏应有的“人文关怀”。诚然,在国民经济中具有重要作用的生产、投资等指标是应该加以重视的,但对于“民生之本”的就业指标以及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收入和消费指标更应该重视。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指出,“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各地各部门在工作中应在发展理念上进行更新,强化“民生性”的经济增长,真正做到“以人为本,全面发展”。

第二,从经济发展的实施机制看,要切实转到市场主导型的轨道上来。在经济发展的指标体系中,有“快变量”,也有“慢变量”。相对来说,投资、生产等属于快变量,而就业、收入增长等则属于慢变量。这一状况在中国目前的转型期更为突出。我们看到,有些地方、有些部门出于追求迅速见效的需要,直接参与经济活动,着力在推动快变量上下功夫。目前,投资、生产等的高速度在一定程度上是行政推动的结果,或者换句话说,有一部分比重不是理想的市场主体自主发展的结果。这种情形在短期内可能形成比较繁荣的局面,但由于内在动力不足恐怕难以持久。这里涉及到经济发展的内在机制问题以及政府的角色定位问题。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各级政府应正确处理自身与市场的关系,把自身的经济职能转换到主要为市场主体服务和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上来。笔者认为,推动政府管理体制的改革是下一阶段深度市场化改革的重要环节。

第三,在继续推进竞争性行业市场化的同时,着力推进与行政权力密切相关的带有某种垄断性色彩的领域的改革。在上述“四缩四胀”中,原因固然复杂,但有一条清晰的线索,就是与该领域的市场化程度成正相关。经过20多年的改革,衣食用等部门已基本放开,市场调节机制能比较充分的发挥作用,行政权力的控制度比较小。正是这种比较充分的市场竞争,再加上技术进步、供求变化等多种原因,导致价格水平下降。而公用事业等部门则属于传统体制的核心部分之一,近年来虽然也进行了一些改革,但市场化程度依然很低;至于房地产开发部门,虽然属于竞争性领域,但与行政权力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在上述这些部门的“胀缩”之中,有一个权力和利益的关系问题。三中全会提出,“要加快推进和完善垄断性行业改革”,“放宽市场准入,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禁入的基础领域、公用事业及其他行业和领域”。这是一个重大决策。随着这些特定行业放宽市场准入,引入竞争机制,部门内现存的物价上涨的局面就可能得到抑制,甚至会有所下降。今后居民的消费预期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对协调竞争性领域和垄断性领域的改革和发展是有利的。

总之,冷热胀缩问题本身是个运行问题,但其背后有发展观的作用和体制的制约问题。解决上述问题,从根本上说,寄希望于中国的发展,寄希望于中国的改革。

信息来源:经济日报中国农业网编辑

潮州厂服订做

兴宁工服制作

广东工衣厂家

定做夹克衫

友情链接